400-999-2120
主頁(yè) > 共騰動(dòng)態(tài) > 共騰視點(diǎn):專(zhuān)利侵權訴訟中被告拒不舉證的法律后果

共騰視點(diǎn):專(zhuān)利侵權訴訟中被告拒不舉證的法律后果

來(lái)源:共騰 | 2021-03-29

“誰(shuí)主張誰(shuí)舉證”是民事訴訟的基本規則,其法律依據是《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因此,在民事訴訟中,很多被告會(huì )用一句“原告證據不足”作為回應,并且在過(guò)去一段時(shí)期內,這種處理方式也確實(shí)有一定的效果,可能使侵權方減輕甚至完全逃避侵權責任。

2020年新專(zhuān)利法第七十一條第四款規定了“在權利人已經(jīng)盡力舉證,而與侵權行為相關(guān)的賬簿、資料主要由侵權人掌握的情況下,可以責令侵權人提供與侵權行為相關(guān)的賬簿,資料;侵權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虛假的賬簿、資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參考權利人的主張和提供的證據判定賠償數額”,該條款將在很大程度上解決權利人“舉證難”的頑疾,更有利于法院查明侵權事實(shí)。

實(shí)際上,2016年生效的司法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審理侵犯專(zhuān)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解釋?zhuān)ǘ返诙邨l已經(jīng)作出了類(lèi)似的規定,并在此后的司法實(shí)踐中得到了應用,下文將結合具體案例進(jìn)行說(shuō)明。 (該案例已被選入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chǎn)權法庭裁判要旨)

基本案情
原告:深圳敦駿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深圳市吉祥騰達科技有限公司
終審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最終賠償額:500萬(wàn)元

本案原告敦駿公司持有一項名為“一種簡(jiǎn)易訪(fǎng)問(wèn)網(wǎng)絡(luò )運營(yíng)商門(mén)戶(hù)網(wǎng)站的方法”的發(fā)明專(zhuān)利。敦駿公司發(fā)現,騰達公司銷(xiāo)售的W15E、W20E、G1等多款商用無(wú)線(xiàn)路由器侵犯了其專(zhuān)利權,因此自2018年4月起開(kāi)始進(jìn)行證據保全,并于2018年7月訴至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索賠500萬(wàn)元。訴訟過(guò)程中,原告向法院提出申請,要求被告提供完整的銷(xiāo)售資料和財務(wù)賬簿,被告未予理會(huì )。

原告主張: 根據單價(jià)×銷(xiāo)量,可以計算出侵權產(chǎn)品的京東、天貓銷(xiāo)售額合計2036萬(wàn)元,路由器的稅后利潤率約30%,因此侵權產(chǎn)品的線(xiàn)上銷(xiāo)售利潤為610萬(wàn)元,該金額已經(jīng)超過(guò)原告的訴訟請求,因此要求被告賠償500萬(wàn)元。

被告辯稱(chēng)
1.敦駿公司提供的銷(xiāo)售量數據不可信,電商平臺上的累計評價(jià)不等同于銷(xiāo)售量,經(jīng)常出現某一型號產(chǎn)品的用戶(hù)評價(jià)中涉及其它型號的產(chǎn)品以及涵蓋已退貨產(chǎn)品的情形。
2.路由器產(chǎn)品領(lǐng)域屬于高度競爭的領(lǐng)域,生產(chǎn)廠(chǎng)家眾多,原告主張的行業(yè)利潤率為30%,不僅沒(méi)有任何證據支持,而且明顯偏高。
3.產(chǎn)品中集成的技術(shù)很多,涉案專(zhuān)利難以涵蓋整個(gè)產(chǎn)品及其全部功能,在確定賠償額時(shí)應當考慮專(zhuān)利的利潤貢獻度,涉案專(zhuān)利的技術(shù)方案只是產(chǎn)品的一小部分,不能將整個(gè)路由器產(chǎn)品的利潤都視為涉案專(zhuān)利帶來(lái)的利潤。

最高院觀(guān)點(diǎn)
專(zhuān)利權人對侵權規模承擔初步舉證責任,如果專(zhuān)利權人已經(jīng)完成初步舉證,被訴侵權人無(wú)正當理由拒不提供有關(guān)侵權規?;A事實(shí)的相應證據材料,導致用于計算侵權獲利的基礎事實(shí)無(wú)法精準確定,對其提出的應考慮涉案專(zhuān)利對其侵權獲利的貢獻度等抗辯理由可不予考慮

1.侵權產(chǎn)品的銷(xiāo)售數量和價(jià)格均來(lái)源于騰達公司自己在正規電商平臺的官方旗艦店,數據較為可信,騰達公司雖指出將累計評價(jià)作為銷(xiāo)量存在重復計算和虛報的可能性,但并未提交確切證據,且考慮到敦駿公司就此項事實(shí)的舉證能力,應當認定敦駿公司已就侵權規模的基礎事實(shí)完成了初步舉證責任;
2.在一審程序中,原審法院已經(jīng)根據本案實(shí)際情況責令騰達公司提交能夠反映被訴侵權產(chǎn)品生產(chǎn)、銷(xiāo)售情況的完整的財務(wù)賬簿、資料等證據,但騰達公司并未提交,并且在二審中騰達公司仍然未提交相關(guān)的財務(wù)賬簿等資料。由于騰達公司并不存在無(wú)法提交證據的客觀(guān)障礙,故應認定騰達公司并未就侵權規模的基礎事實(shí)完成最終舉證責任;
3.騰達公司如對原審法院確定的全額賠償持有異議,應先就敦駿公司計算賠償所依據的基礎事實(shí)是否客觀(guān)準確進(jìn)行實(shí)質(zhì)性抗辯。在騰達公司拒不提供有關(guān)侵權規模的基礎事實(shí),致使對專(zhuān)利技術(shù)貢獻度的考量缺乏侵權規?;A事實(shí)的情況下,本院對騰達公司二審中關(guān)于原審確定賠償額過(guò)高的各項抗辯主張不予支持。

基于上述理由,最高院對被告的各項抗辯理由不予采納,全額支持了原告的訴訟請求。

律師解讀
在本案中,除是否構成侵權外,主要爭議焦點(diǎn)在于如何確定侵權賠償數額。

本案原告對侵權規模進(jìn)行了大量的舉證,主張線(xiàn)上銷(xiāo)售額為2036萬(wàn)元、稅后利潤率為30%,從而計算出610萬(wàn)的侵權獲利并主張500萬(wàn)元的侵權賠償。但是,從“誰(shuí)主張誰(shuí)舉證”的角度,原告的舉證并不能完全支撐其主張:網(wǎng)絡(luò )平臺顯示的銷(xiāo)量確實(shí)不能排除虛報刷單、合并計算的可能,30%的利潤率只是原告單方面的主張,沒(méi)有任何的證據支持,而且根據司法實(shí)踐和最高院的指導案例,計算侵權賠償額時(shí)確實(shí)需要考慮涉案專(zhuān)利的技術(shù)貢獻度(例如不能將汽車(chē)的全部利潤都作為輪胎專(zhuān)利帶來(lái)的利潤)。因此,原告僅僅完成了初步舉證責任,無(wú)法完全證明待證事實(shí)。但是,法不強人所難,這種情況下不可能苛求原告提供進(jìn)一步的證據,如果被告因此獲益,顯然有失公平。

為此,法院按照原告的申請,責令被告提供相關(guān)的銷(xiāo)售資料、財務(wù)賬簿,以充分查明實(shí)際的侵權獲利。但是,本案被告出于各種原因,仍然采用了“證據不足”的應訴套路,只辯稱(chēng)原告的證據不足、計算缺乏依據,但拒絕提供任何證據,試圖按照法定賠償(最高不超過(guò)100萬(wàn)元)確定本案的賠償額。

然而,《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審理侵犯專(zhuān)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解釋?zhuān)ǘ返诙邨l已經(jīng)規定了當法院責令侵權方提交賬簿、資料時(shí),侵權人無(wú)正當理由拒不提供或者虛假提供的,法院可以根據權利人的主張和提供的證據認定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

本案的案情完全符合上述司法解釋規定的情形,由于侵權方無(wú)正當理由拒絕提供相關(guān)的證據,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對其各項抗辯理由均不予考慮,全額支持了原告方的500萬(wàn)元的訴訟請求。

在今后的訴訟中,被告方需要充分權衡各方面的因素,如果要繼續沿用“證據不足”的應訴策略,則需要更加充分的考慮訴訟風(fēng)險。

本文作者:姚星合伙人律師、劉巧玉合伙人律師


聲明:本平臺發(fā)布的內容(圖片、視頻和文字)以原創(chuàng )、轉載和分享網(wǎng)絡(luò )內容為主,如果涉及侵權請聯(lián)系客服。郵箱:info@igongteng.com。我們將會(huì )在第一時(shí)間刪除。文章觀(guān)點(diǎn)不代表本網(wǎng)站立場(chǎng)。
上一篇:新起點(diǎn) 新征程 | 北京共騰期待在新的一年與您相識!
下一篇:共騰視點(diǎn) | 淺談商標先用權抗辯
聯(lián)系我們